[回到詩選目錄]

物象的規律

第一部:我的觀察

  • 鏡盒
  • 升降機
  • 鐘表店
  • 第二部:我的房間

  • 天花板
  • 地球儀
  • 陶瓷擺設
  • 我的房間

  • 第一部:十行詩

    鏡盒


    是一個狹窄的窗口
    但你卻費盡氣力將頭伸進去
    窗內看見的只有你自己
    其他人就拒於窗簾之外。

    樹木也逐漸改變高度
    粉蝶也不停影響世界
    但你依然著眼於那些看不見的凹凸。

    當我在你身後
    看著鏡盒內的鏡子
    我見到一隻沉迷的眼睛。
    1998年4月25日

    [ 回到頁首 ]

    升降機

    每天的這個時候      我總看見你進來
    然後輕輕觸及我;
    你進來      接茪S走開      日復日。
    我或許是隧道      黑黑的使你恐懼      使你急著要離去
    抑或我是一杯烈酒      渴多了會使你嘔吐
    我開門      你看似帶著欣喜的心情到來
    到我緩緩閉上了      你又開始焦慮      口中念念有詞;
    我從來不知道我應該走的方向
    上升或下降;放開或緊閉
    而我只能費盡一生的精力閱讀你的習慣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.
    當你開門      我不知所措      猶疑著應否進入
    三十一層的世界      我無論如何都遊不盡
    甚至常常有陌生的風暴      在你開門的一剎
    捲過來      逼視我      攪亂我;
    到我終於進入      我又疑惑      你究竟會帶我到哪裡
    是漆黑的外太空      抑或是高壓的深海?
    究竟是什麼樣的偶然令你到達這一層      並向我開啟?
    我懷著恐懼的心情進入你的範圍
    看著那些刻於你身上的按鈕
    卻不知道應該從何處按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.
    我們同樣在升降機裡      看茪W面的
    升降層數指示;我們或許在想同一些東西      或許
    不是。當我吸氣的時候      我聽見你呼氣的聲音
    頸背也同時感到某種涼意;你或許在看我的背影
    想著它為何這樣單薄      看似不堪一擊
    你或許在看我最終會不會露出狐狸的尾巴;
    當世界縮成一個小小的密室      內裡的所有空氣
    便要重新作精密的計算;
    當升降機的門再次打開      你便急促地越過我
    走向外面更廣闊的世界      只剩下我獨自在這井堙C
    一九九八年四月三十日至五月五日

    [ 回到頁首 ]

    鐘表店

    你看守歷史
    一個人      打理眾多空間
    你能否聽到各式各樣的時間正大聲喊叫?
    他們四周奔跑      不時闖下大小的禍
    只有你一個人枯坐      是否就能夠
    安撫頑皮的他們?他們從來都是這樣魯莽      這樣
    大意      甚至打破了最昂貴的花瓶
    碎了的花瓶又如何再插花?你一面遷怒他們
    一面踱來踱去      想著如何修補瓶子
    而他們就低著頭退到你身後。
    1998年5月12日

    [ 回到頁首 ]

    第二部:我的房間

    發出暗黃光線的座檯燈不曾留意到我的存在
    它只著眼於眼前小小的世界
    螞蟻橫過桌面      不知會否感覺到
    正有一種光圍茖e      並且照耀牠的路;
    座檯燈的身軀微彎      彷似是長久受壓的結果
    但它又知不知道是因為我的緣故?
    我常常亮起它      藉此將黑夜拒於四壁之外
    然而      又有誰會暗暗地守望它?
    白天到來的時候
    太陽用衪的陰影      包圍那衰竭的身軀。
    1998年5月26至29日

    [ 回到頁首 ]

    天花板

    夜裡      當我在書桌前
    靜靜地閱讀      我偶然會聽到
    來自上面天花板的聲響。可能是椅子傾倒的聲音
    又或者是某種撞擊      我不知道;
    只是我有時想      如果天花板忽然消失了
    上面的一切東西就會掉進我的懷裡
    那麼      我便不用再猜度上面的秘密;
    當然      這些只是無謂的猜想
    誰人都知道天花板是一道永恆的障礙
    而你在下面只能恐懼      不知道它
    何時塌下。當它終於塌下來      並重重地壓住你
    你可能仍不知道      究竟是什麼東西的惡作劇
     ( 小草註定要生長在最下面      而其他的動物
        例如獅與象      卻在上面悠然地踱步      甚至隨意地
        俯伏在上面 )
     ( 不知道會有什麼人在天花板的另一面
        監視我?活在這個厚厚的天空下
        你只能尋找避雨之樹 )
    終於      你將自己扯回現實      並打算站起來
    離開這細小的斗室      出去喝一杯水;
    但卻不為意地弄跌書桌上的一本書
    那本書在地上發出沉重的聲響      向下一層的世界震盪開去。
    1998年6月19日至20日

    [ 回到頁首 ]

    地球儀

    除了旋轉      你還能做什麼?
    你知道你什麼都不能做;
    如今      你的身體      正牢牢地扣在圓環之中
    一條鐵的軸心狠狠穿過你的南北極
     ( 就像一串串燒
        正等待受刑 )
    你其實知不知道
    你正身處我的房間
    而不是廣闊的太空?
    你說你不相信      你說
    你擁有整個世界
    但我說你只是一個皮球
    在草地上被人踢來踢去不知道方向;
    在這雜亂的房間堭衕
    究竟能轉出什麼趣味?
    某本詩集正緊緊靠荍A
    而另一本亦蠕蠕欲動      盤算著
    應該用什麼方式倒下來      推開你
    好霸佔你的地盤。
    你以後就要與這些詩集為鄰了
    不是你喜愛的星星或雲朵
    你會否感到害怕?或孤獨?
    這樣地旋轉      一下子就一生了
    除了身邊的詩外      你還得到什麼?

    然而你問我:
    「你為什麼要帶我來到這裡
    並且沒頭沒腦地轉動我?」
    1998年7月14日第4稿

    [ 回到頁首 ]

    陶瓷擺設

    我能夠看見一個靜默的你
    小和尚,你在那媞搷      看似乖巧      沉靜
    並且專心致志地讀著眼前的書;
    你彷似很投入地讀
    堅持著一貫的姿勢      就算我如何打擾你
    你也不曾改變。

    但我有時懷疑      你是否真的這麼堅定呢?
    如果我走開      你會否透一口氣
    然後放下早已酸痛的手臂
    作一些我不想看到的事?
    我不知道      我每次看見你
    你都是這樣安份
    但當我背著你      你的一切就變成謎語;
    在我面前      你永遠是一棵翠綠的樹
    沒有任何枯枝或殘葉
    ( 這會否是你在我不為意的時候
        暗暗地清除他們 ? )
    我真的不知道。我眼前看到的
    真的是你嗎 ? 我忽然覺得很迷惘。

    或許你以後就用這副臉孔面對我吧
    如果我一直看著你      你就一直維持著這個樣子
    對不對?
    我隨意地拿起你端詳      卻發現
    你身體底部有一個缺口:
    缺口之內是空的      只有塵埃      只是一片昏暗
    噢      我此刻才想起
    你只是一個擺設      只有一層陶瓷的皮膚
    而肉身早已被人掏空。
    1998年7月14日成

    [ 回到頁首 ]

    我的房間

    我的房間裡      究竟有什麼?
    有天花板和四塊白壁
     ( 其中一面已變成書櫃 )
    地球儀的公式旋轉      一直沒有停著
    座檯燈的抱怨      和陶瓷擺設的假面具
    也有。你想看什麼?
    不成      不成      你不可以剛踏入房門
    拍拍屁股就走開的
    我不要敷衍的讚美
    我知道我的房間設計一流      顏色柔和
    看上去很舒適
    我要的不是這些
    看看這相架      它正空空如也
    你想我應該放什麼相片進去?
    但你似乎不願說什麼
    只是說這個相架很別緻之類……

    你的眼尾似終瞧向客廳

    蒙娜麗莎的微笑      我的房間似終留不住
    甚至裡面的其他擺設      也只著意他們自己的規律
    而我只能獨自在這房中
    消耗窗外的日出日落。
    1998年7月30日至8月3 日

    [ 回到頁首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