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回到詩選目錄]

    面對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詩號:1008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管理員的故事

你早已習慣每天在管理處的生活
習慣了每星期兩次的賽馬廣播;
夏天的時候  你將椅子移到風扇底下
到冬天又把它埋在深處
你習慣了這樣的生活  你習慣了
旁觀者的身份 
你看見一切但卻從不介入;
你只在意訪客簿上的名字而不是他們的面孔
在意表面而不是內部
終於  你下班回家  經過大廈的大堂
你依然不動聲息  和那個躲在暗角看你的人
擦身而過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故事

望著信封  忽然間不想再拆開了
看著信封上的字體  就彷似看著石頭
鋸開了  裡面是另一層石頭
另一種壓力;我知道  我將要面對
無數昂貴而稀有的標本  和易碎的古董花瓶
他們各自守在房中  不吃人間煙火;
我寧願開門離去而不願開門陷入
我寧願靜靜立在岸邊
請原諒我  原諒我就這樣放下信封
因我已抵受不了任何衝擊
看茞換e這些縱橫交錯的線條
我忽然感到寸步難移。

        好友母親的故事

她從櫃子裡摸出一樽安眠藥
看著說明書  開始確定份量
遺書已經寫好了  就放在床頭
她再確定一次遺書的位置
要讓進入房間的人很容易就找到;
然後她再一次回望房間  審視四周的擺設:塵埃
那些擺設已遭世界遺忘
空氣到來  不發一言  接著又離開;
現在  只剩下她一個人  她讓寂靜包圍她。
終於  她什麼都不想  也不願去想 
只是靜靜地躺下
( 她的丈夫剛走出地車站  正在回家的路上 )
( 她的大兒子身在異國公幹  正抱歉著會有一段時間不在家 )
( 她的另一兒子碰巧經過手袋店  看到母親會喜歡的手袋款式 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998年12月17日至27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0年4月定稿 
註:此詩第三部份是記好友母親自殺。